《青蛙乐园》:青蛙三戒

往前阅读:《青蛙乐园》:「只是爱好和平──就不会有敌人来了吗?」

「那帕吉」的青蛙三戒:一、要相信青蛙。二、不与青蛙斗争。三、不要拥有斗争的力量。

《青蛙乐园》:青蛙三戒

「你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就是觉得对方可能是『凶狠的』,在我看来,所有人都是善良的。」

然而,某一天却发生了一件撼动那帕吉和平的事件。那天中午,南方的悬崖传来惨叫声。

在那帕吉听见惨叫声是非常稀奇的事,许多大感惊讶的青蛙们前往南方悬崖一探究竟。苏格拉底和罗伯特也一样,往南方悬崖去了。悬崖上,有一只老土蛙脚软跌坐在地,惊骇得瑟瑟发抖。

「发生了什幺事?」聚集而来的青蛙七嘴八舌地问道,老土蛙用颤抖的手指向悬崖边缘。「牛蛙爬上那个悬崖了!」

「你说什幺?」不过,他们并没有看见牛蛙的身影。「那里没有你说的牛蛙啊。」「我一大叫,他就爬下悬崖了。」

几只土蛙走近悬崖边缘调查地面,发现长在崖缘的车前草叶片湿湿的。「好像有南方沼泽的臭味。」一只闻嗅到水滴气味的土蛙说道。尖叫声开始在土蛙之间此起彼落。南方沼泽的水滴落在叶片上,表示牛蛙真的爬上了悬崖。所有土蛙都知道牛蛙有多幺凶残,若牛蛙真的爬上了悬崖,在那帕吉可不是闹着玩的。

恐慌在土蛙们之间蔓延开来。

此时,土蛙们身后传来一个宏亮的声音:「不要慌张!」所有青蛙都回过头去,看见一只肥胖的青蛙──是戴柏莱克。

「不可以为了这种事自乱阵脚。」戴柏莱克边说边走近悬崖边缘,然后趴在地上,嗅闻车前草叶片上水滴的气味。然后,他点了几下头,站了起来。

「这不是南方沼泽的味道。」戴柏莱克向青蛙们大声宣告。「各位不用担心,牛蛙并没有爬上这座悬崖。」

听到全那帕吉最博学多闻的戴柏莱克的话之后,每一只青蛙脸上都浮现安心的表情。

于是,青蛙们开始谴责声称看见了牛蛙的老土蛙。

「你睡傻了吗?」「这个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吧?」

千夫所指的老土蛙坚称:「我真的看到了!」然而,戴柏莱克却怒斥他:「不要再胡说八道!」最后,他也只能摸摸鼻子闭上嘴。

这场骚动终于平息后,青蛙们又三三两两地回到喜欢的水池,这时候,有一只体型格外魁梧的土蛙走向悬崖边缘。苏格拉底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土蛙。那只土蛙嗅闻滴落在车前草叶片上的水滴后说道:「这是南方沼泽的气味,错不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恐惧再次爬满了青蛙们的脸。

「汉尼拔,你不要随便造谣!」戴柏莱克怒斥身材魁梧的青蛙。

那只名为「汉尼拔」的青蛙沉稳地回答。「我去过南方沼泽很多次。滴在这草上的水就是南方沼泽的水没错。」

戴柏莱克对他的回答一时语塞,但随即反驳。「即使那是南方沼泽的水,也不能当成牛蛙来过这里的证据。也有可能是虫子或是什幺把水带来这里,不,一定是这样子的吧。」

戴柏莱克和汉尼拔周围的青蛙们齐声说:「就是说啊!」「那只青蛙也说了自己看见了牛蛙,不是吗?」汉尼拔指向老土蛙。「他看到的是幻觉吧?现在这里没有牛蛙,所以应该没有人可以说牛蛙出现过。」「你说得没错,但也有可能牛蛙曾在这里过。」汉尼拔一说完,青蛙们又开始陷入了恐慌。戴柏莱克马上就察觉到青蛙们的躁动不安,转身面对他们说道。

「汉尼拔希望引起纷争,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话。各位,千万不要被这种青蛙的谎言困惑。汉尼拔和我戴柏莱克,大家要相信谁说的话呢?」青蛙们齐声高呼:「戴柏莱克!」

戴柏莱克满意地点头。

此时,一只青蛙忽然大喊:「汉尼拔,滚回去!」接着,其他青蛙也开始附和,最后变成大合唱。「汉尼拔,滚回去!汉尼拔,滚回去!」

汉尼拔对嘘声充耳不闻,再次蹲下,嗅闻了草上的水滴气味。然后站起来,不发一语离开了悬崖。

戴柏莱克向青蛙们说道。「结果什幺事也没发生,那帕吉还是一如往常的和平。好了,大家解散,各位回去自己的家吧。」听到戴柏莱克的话,青蛙们才安心地成群结队离开了悬崖。

「保护自己就是违反『三戒』,要处死!」

两只雨蛙走在岩山脚下时,蓦然发现汉尼拔的身影。汉尼拔身旁还有两只土蛙。三只土蛙在岩石上,背对着他们正在锻鍊身体。

「汉尼拔?」苏格拉底叫了汉尼拔的名字,三只土蛙便停止运动,转过头来。「你们是最近来到那帕吉的雨蛙对吧?」

苏格拉底和罗伯特对汉尼拔回答:「是的。」然后报上自己的名字。汉尼拔的弟弟们也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汉尼拔的弟弟,瓦古鲁拉。」「我是古亚斯雷伊。」汉尼拔的两个弟弟跟他一样身材健硕。

「你们找我有什幺事?」汉尼拔问道。「今天中午过后,你说牛蛙爬上了南方悬崖对吧。」「对,因为草上有南方沼泽的水。那些是南方沼泽的水,铁定不会错。」「为什幺你可以如此断言?」「因为我去过南方沼泽很多次。」「为什幺?」「牛蛙是非常危险的青蛙,我们随时都在监视着他们,所以才会去南方沼泽很多次。」瓦古鲁拉以及古亚斯雷伊也点头附和。

汉尼拔看起来不像在说谎,而且说谎对他来说也没有好处。然而,苏格拉底也想不到戴柏莱克说谎的理由,他已经不知道说真话的究竟是谁。

不过,让苏格拉底更惊讶的是,汉尼拔兄弟似乎打破了三戒的第一条──「要相信青蛙」的戒律。

他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们不相信青蛙吗?」汉尼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反问苏格拉底:「你能够无条件地相信所有青蛙吗?」

苏格拉底瞬间语塞,但他身旁的罗伯特却用坚定的语气回答:「『相信』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行为。」

汉尼拔看向罗伯特。「每次遇到青蛙对我这幺说的时候,我都会问一句话──既然如此,你要不要立刻动身前往南方沼泽去解救被牛蛙吃掉的青蛙?」

「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汉尼拔苦笑着说:「每个人都说同样的话。」「你们兄弟为什幺要监视牛蛙呢?」苏格拉底问道。「我们天生体型壮硕,力大无穷,虽然比牛蛙矮小,但绝对不会打输他们。」苏格拉底打量汉尼拔三兄弟,不禁讚叹他们手脚的肌肉。「而且我们的耳力和眼力都很好。」瓦古鲁拉用平淡的语气说道,不过,听起来并非在炫耀。

「已经过世的父亲从以前就对我们耳提面命。」古亚斯雷伊说道。「他说:『将来有一天牛蛙群起攻击这个国家时,你们要捨身而战。』」

他的话让苏格拉底大吃一惊,因为这句话是很明确打破了「三戒」的第二条戒律──「不与青蛙斗争」。

「实际上,你们和牛蛙战斗过吗?」罗伯特问道。「没有,因为那帕吉禁止战斗。」汉尼拔回答。「既然如此,你们岂不是不能战斗?」「不过,若不诉诸武力,同伴就会丧命的时候,我们就会战斗。」「但是,打破三戒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吧?」「没错。」汉尼拔说道,两个弟弟也默默地点头。苏格拉底从他们平淡回答的身影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真诚。

「打破三戒会发生什幺事?」「到时候,我们恐怕会被处以绞刑──被吊在树枝上绞死示众。」汉尼拔指向眼前的无花果树说道。苏格拉底想像被吊死在树枝上的青蛙,不禁害怕得打哆嗦。

「即使知道会被吊死,你们也要战斗吗?」「因为那是父亲的教诲。」汉尼拔笑容满面地回答,让苏格拉底听了不禁心头一热。「我祈祷永远不要发生那种事。」「谢谢。但是,听到旅行的青蛙对我这幺说,心情很複杂。其实,希望对我说这种话的是那帕吉的青蛙呢。我们在这个国家就像过街老鼠,没有青蛙理解我们。」如此说道的汉尼拔,第一次露出些许寂寥的微笑。

「打个比方,你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只做过一次坏事,你就必须永远不停地道歉吗?」

「各位,今天在那帕吉发生了一件非比寻常的事──普罗米修斯元老提议让汉尼拔去攻击牛蛙,这很明显的是违反三戒的行为。普罗米修斯打算协助汉尼拔去杀死更多的青蛙。」

聚集在莲花沼泽的青蛙们开始骚动。

「我们可以容许这种天理不容的事发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撤销普罗米修斯的提案!」青蛙们不约而同地用力鼓掌。

这时候,一只土蛙开口了:「我有不同的看法。」所有土蛙都注视着那只土蛙。开口的是一只年轻土蛙,不过,不是先前和戴柏莱克唱反调的那只。

「普罗米修斯先生非常认真思考该如何保护那帕吉,不是吗?」「你说什幺?」戴柏莱克怒瞪着他。「我认为他想要保护那帕吉避免受到牛蛙的攻击,不是吗?」「很有可能就像他说的一样。」几只青蛙说道。戴柏莱克的脸因愤怒而涨红。「你们想要引起战争吗?」戴柏莱克怒吼。「想要和牛蛙战争,把这个国家搞得面目全非吗?企图违反三戒的青蛙就是那帕吉的敌人!」

「对不起,我一点也不希望战争发生。我说这些话,是因为我认为普罗米修斯先生反而是一直都在思考避免战争爆发的方法。」年轻土蛙似乎略微畏惧于戴柏莱克剑拔弩张的气势,但是,戴柏莱克不愿意轻易饶过他。

「像你这种乳臭未乾的臭小子,也敢跟堂堂戴柏莱克顶嘴?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想要让你这类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易于反掌!」戴柏莱克用低沉的声音威吓。苏格拉底回想起戴柏莱克之前也说过同样的话。

年轻土蛙连忙道歉:「我不会再说了,请原谅我!」

戴柏莱克环顾四周后大声说:「刚才说他的话有道理的是谁?」没有青蛙站出来承认。但这时候,几只青蛙忽然叫嚷着指控:「是他!」

仔细一看,发现有几只青蛙正在被一大群青蛙围殴。

「他们是三戒的敌人,换句话说,就是那帕吉的敌人。不可轻易饶恕他们。」戴柏莱克说道。

最后,几只青蛙被轰出了集会场。

苏格拉底见状不禁心想,戴柏莱克拥有了可怕的权力,一旦惹怒他就无法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

戴柏莱克再次开始高谈阔论。

「普罗米修斯犯下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那就是以『牛蛙是凶狠的青蛙』为前提来论述。我对牛蛙了若指掌,他们是非常友好和善良的青蛙。」

苏格拉底对这句话抱持着很大的疑问,因为他从来不认为牛蛙是非常友好和善良的青蛙,同时也回想起戴柏莱克看到牛蛙时吓得发抖的样子。

戴柏莱克用更大的声音说道。「很久以前,那帕吉的青蛙残杀了大量的牛蛙,且吃掉了他们,应该受到谴责的是我们。」四周的青蛙们听完这席话各个惴惴不安。

「来吧,各位,想起『谢罪之歌』吧!」戴柏莱克开始高歌。我们天生是罪孽深重的青蛙,一切罪过皆在我身,来吧,大家一起谢罪吧。所有青蛙也一起合唱。

唱完歌后,苏格拉底小声问罗伯特。「身体矮小的土蛙残杀大量牛蛙,还吃掉他们,这是真的吗?土蛙办得到这种事吗?」「萝菈说过戴柏莱克不会说谎。」罗伯特答道。

苏格拉底再问身旁的土蛙:「你们土蛙曾经残杀大量牛蛙,还吃掉他们,是真的吗?」那只土蛙回答苏格拉底:「是啊,很遗憾,这件事是真的。」他身旁的土蛙也说:「那是我们那帕吉的国民犯下的重罪之一。」苏格拉底有礼地向两只土蛙道谢后便离开集会场。

「我越来越糊涂了。」苏格拉底说道。「那帕吉的青蛙们,真的是本性很残忍的青蛙吗?」「铁定错不了。」罗伯特说道。「所以才需要用三戒来压抑凶残的本性。如果撤除掉这道束缚,那帕吉的青蛙就会残杀大量的青蛙。所以加尔狄昂、戴柏莱克和麦克才会反对。」罗伯特继续对深思中的苏格拉底说道。「普罗米修斯是一只危险的青蛙,他企图把那帕吉的青蛙变回像以前一样凶残的青蛙。」「真的吗?可是我觉得那帕吉的青蛙看起来不像本性凶残的青蛙。」「不可以用外表来评断青蛙。」听到罗伯特这句话,苏格拉底不禁苦笑。「不然我们去问汉得雷多,你觉得怎幺样?」「去问那个讨厌鬼?」罗伯特看起来不太想去,但也没有反对。

于是两只雨蛙前往汉得雷多栖息的北方洞穴。洞穴的入口还是一样散落着吃剩的食物和垃圾。他们在洞穴入口呼喊汉得雷多,不一会儿,汉得雷多便一脸厌烦地现身洞口。

「又是你们这两只雨蛙。找我有什幺事?」索克德拉告诉汉得雷多不久前戴柏莱克所说的「那帕吉的青蛙曾经残杀过大量牛蛙」此事,想向他确认真伪。

「哦,那件事啊。」汉得雷多一脸不耐烦。「那是牛蛙到处散布的谣言,事到如今,已经扩及全世界。」「你的意思是,他们说的是事实吗?」「怎幺可能是事实?牛蛙是天生的骗子。」「真的吗?」「而且──」汉得雷多说道。「散布这些谎言的就是戴柏莱克。」苏格拉底和罗伯特不禁大吃一惊。

「过去牛蛙的确和那帕吉战争过。当时牛蛙就曾经到处散布那个谣言,不过当然没有任何青蛙相信他们,因为全部都是谎言。然而,战争结束的几年后,戴柏莱克却开始大肆宣传,说我们土蛙残杀了大量牛蛙,还吃掉他们。戴柏莱克每天都在集会上重複这些话,久而久之,那帕吉的青蛙就也以为他所说的是事实。」

「为什幺⋯⋯戴柏莱克要那幺做?」「我怎幺知道他在想什幺?不过,我知道戴柏莱克最喜欢说那帕吉的坏话,只要能贬低那帕吉的青蛙,再荒谬的谎言他都说得出口。而且这些谎言不只向那帕吉的青蛙散布,还对外大肆宣扬。到处散播谣言,说那帕吉的青蛙以前把许多远远国的雌青蛙抓来当奴隶,且狠狠地凌虐了她们。」

苏格拉底听了不禁一阵愕然。

「丢脸的是,善良的那帕吉青蛙不疑有他地相信了戴柏莱克的谎言。特别是参加戴柏莱克的集会的青蛙都对他死心蹋地。」

「不过,就算戴柏莱克每天都在集会上对大家洗脑,如果说不是事实的话,大家应该不会那幺轻易地相信他才对啊。」

「这都要怪那首『谢罪之歌』。那帕吉的青蛙们从出生就听这首歌长大,所以一直认为自己的祖先做了世界上最糟的坏事。再加上每天听戴柏莱克的妖言惑众,自然而然地就相信他所说的话。更甚者,戴柏莱克还被誉为全那帕吉最博学多闻的青蛙,所有青蛙都认为他绝对不会说谎。他明明是个大骗子!」汉得雷多气愤地说。

「那帕吉的青蛙的缺点就是善良过头,太过相信青蛙所说的话,不过⋯⋯我说的话却没有青蛙愿意相信。」

汉得雷多说完后放声大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