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路德》导读:浅谈心理学巨匠艾瑞克森的生命故事

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是极其知名的心理学家,因为他提出了名闻遐迩的人生发展八阶段理论以及「自我认定」等重要概念。八阶段理论横跨人一生的生命週期,并主张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发展任务或危机(见表)。包括艾瑞克森自己在内的多数学者都认为,青少年的认定危机是所有阶段最重要的,而且自我认定这个主题其实贯穿整个生命历程。简言之,艾瑞克森认为人一生的「心理-社会」发展就是寻找、确认并完成自我的建构过程。

这本《青年路德:一个精神分析与历史的研究》正是艾瑞克森阐述自我认定概念及心理社会发展论的重要作品,有着基石般的作用;也是后世学者公认「心理传记」研究的早期典範之作。他以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为研究个案,诠释并展现了一个历史案例自我认定的发展历程。当然,若对基督新教之变革领导者——马丁.路德有兴趣,本书应该能够带您揣摩他的心路历程,不同于一般传记作品,更贴近路德的内在世界。

心理学理论的建构总是呼应着心理学家个人的生命故事。若对其生平与故事毫无所悉,顶多觉他的理论言之成理,符合我们的生活经验,但若能进入心理学家的生命,将发现他的理论与生命紧紧相扣。

艾瑞克森的人生八阶段

艾瑞克森认为人生每个阶段在心理上都有要面对的「危机」(crisis),这危机与个人当时最主要的社会互动情况有关。危机也是转机,若成功度过或解决危机,则人生得以继续开展,若否,则可能在心理发展上带来较负面的影响。

时期「心理-社会」危机与佛洛伊德性心理发展阶段之对应1婴儿期信任 或 不信任口腔期2幼儿期自主 或 羞怯怀疑肛门期3学龄前儿童期主动积极 或 内疚性器期4学龄儿童期勤勉 或 自卑潜伏期5青少年期认定 或 角色混淆两性期6成年早期亲密 或 疏离————7成年中期传承 或 停滞————8成年晚期自我整合 或 绝望————童年的困惑:我是谁?

艾瑞克森很小就在心底产生「我是谁?」的疑问。他终其一生不知道自己生父,是所谓的「私生子」。虽然母亲与继父基于善意尽可能掩盖事实,并骗他说继父即为亲生父亲,但从亲戚、邻居的流言以及他们的尴尬态度,艾瑞克森还是觉得不对劲,这对他造成了影响。养子的身份也让艾瑞克森与继父不亲近,虽然他觉得继父很慈祥,但仍然感到孤独,并对自己的身份疑惑。

艾瑞克森拥有金髮、蓝眼、高大的典型北欧人外型,而父母皆为黑髮犹太人,母亲家族居于丹麦,继父家族居于德国,当他们定居于德国时,艾瑞克森常遭到排斥,显得与同侪不相容。例如他的外型使他在犹太社区教会中得到了「非犹太人」的外号,被当作异教徒。但回到学校里,德国同学却认为他是「犹太人」与「外国人」(丹麦人),对他排挤与屈辱。

犹太教与异教、德国与丹麦、生父与继父⋯⋯,艾瑞克森的童年可说就是学习如何在不同「界限」上生存的过程,这样的经验开启了一个起点,累积了探索「认定」问题的能量。

流浪是为了找寻自我

青年艾瑞克森从高中毕业(一九二〇年)后,花了人生精华的六、七年青春去流浪。流浪是因为不知自己未来要走向何方,也是为了追寻自我。艾瑞克森在学校成绩并不好,对学校里刻板、强迫记忆的正规教育感到厌倦,虽然考取了大学入学资格,但并未就读。继父希望他学医继承衣钵,但他却心怡于艺术。这部份是受到母亲影响。艾瑞克森的母亲卡拉散发着开放、自由的特质,喜欢阅读齐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的书,从年轻时就一直结交艺术家朋友。艾瑞克森也喜欢那些艺术家朋友,十二岁就模仿他们做木雕。

流浪的岁月里,艾瑞克森一度以艺术为志,并曾在不同的地方学习艺术,包括雕刻与素描。但是当他发觉自己不会使用色彩,而且永远无法跟上米开朗基罗等伟大艺术家时,他放弃了艺术之路。这段期间他到过慕尼里、法义边界、托斯卡尼、佛罗伦斯等地。在当时的德国文化中,徒步旅行是青少年常见的事,但艾瑞克森的旅程似乎特别长。

意外的新希望与出口

艾瑞克森并未因青年时的流浪确定人生方向,反而因体认自己无法走艺术之路而内心更加混乱。当时他处在一种脆弱、退缩的状态,也就是他所谓的「自我认定危机」。所幸,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启了他的事业,当他被分裂的自我拖到生命底层时,好友彼得意外带给他一条生路,拯救了他。

在彼得的邀请下,艾瑞克森有机会和彼得一起在维也纳海兹(Hietzing)学校教书,这所学校是佛洛伊德的女儿——安娜.佛洛伊德与二位朋友根据精神分析原则所创的实验性学校,学生人数很少,至多不超过十几位小朋友。艾瑞克森教导小朋友艺术、历史与德国文学,他亲切而敏感,十分受小朋友欢迎。也因为在海兹的工作,艾瑞克森有机会接受安娜的精神分析,并在她的引领下,学习精神分析、儿童分析,接受蒙特梭利训练,并且有机会和哈特曼(Heinz Hartmann)、阿齐洪(August Aichhorn)等重量级大师学习。

艾瑞克森确认了精神分析与心理学为志业,尤其,精神分析工作可以结合他原本的艺术兴趣,他透过心理话剧、绘画来分析儿童内在情绪,这使他保有敏锐性与创造性的艺术气质。一九三三年,他到了维也纳之后的六年,艾瑞克森成为维也纳精神分析学会的会员,这代表他已完成专业训练,可以开始以精神分析执业。

依赖身边女性的照顾

艾瑞克森身边不时出现重要的女性,而且他依赖她们的照顾甚深。

最早是母亲卡拉。在卡拉与艾瑞克森的继父泰德再婚之前,有三年时间为躲开闲言闲语而离开家族,只与艾瑞克森两人相依为命,母子间建立了一种特别的关係。艾瑞克森从小就感觉到母亲对他充满期待,母亲是他所有的生命希望与力量泉源,也让他感到自己与众不同。后来在维也纳,艾瑞克森应该有机会寻找其他男性精神分析师与督导老师,但是他选择了安娜.佛洛伊德,除了安娜欣赏他之外,安娜也像他母亲一样具有保护性、聪明而具吸引力,再说他从小就习惯女性的照顾与保护,因此虽然他一直寻找并渴望男性父亲形象的认定,但女性实质上餵养他、照顾他,给他力量,让他逐渐发展出自我以及专业。

一九二九年,艾瑞克森在海兹学校遇到了他的妻子琼(Joan Erikson)。当时琼在美国修教育博士,并到欧洲研究关于现代舞教学的论文,到海兹是因为想要兼授一些课。这位美丽的加拿大女人直率、充满活力而且喜欢舞蹈。他们相遇后,很快就相恋、结婚,而后相守到老,直到艾瑞克森在一九九四年过世。琼在艾瑞克森的生命中发挥很大作用,不但照顾他的食衣住行,也担起养育儿女的工作,并从旁协助艾瑞克森发展学术专业(帮他校阅、一起讨论及完成许多着作)。琼甚至因为负担生活及先生的事务而无暇发展自己的专业,也因为先生经常转换服务的医疗机构、学校而随之迁徙。艾瑞克森其实没有

很好的生活能力,他不喜欢做饭、买东西,甚至在餐厅也由琼帮忙点菜;他也很少花时间陪伴儿女,都交由琼来照顾。所以某些时候,艾瑞克森其实像琼的另一个小孩。

《青年路德》导读:浅谈心理学巨匠艾瑞克森的生命故事

当艾瑞克森成为精神分析会员后,开始想与妻子离开维也纳。这有一部分是因为德国纳粹的阴影,一部分则是因为他发现维也纳的精神分析圈是充满信徒的一言堂,失去了原创性,而他则想发展自己不同的东西。艾瑞克森最先想到的是丹麦,那传说与想像中属于他自己的根。在丹麦亲戚的帮忙下,艾瑞克森夫妻申请丹麦国籍,但没想到被拒绝了,在失望与屈辱的心情下,他决定离开,按妻子的意见前往美国。

美国张开双臂欢迎艾瑞克森,也让他视美国为自己的新祖国。由于当时美国的儿童精神分析师不多,加上维也纳精神分析的名声响亮,艾瑞克森受到重视,并开始发展专业。他善于与个案建立关係,敏锐直觉使他成功的治疗许多棘手的个案。因为工作包含心理治疗、研究,所以他因着医疗机构、研究机构的不同以及工作的转换而经常搬家,过着近似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对他来说,迁移状态变成一种稳定。由于出身之谜,他缺乏归属感,加上过去流浪成为习惯,所以到了美国还是没有固定下来,这样不断变动反而让他感到安定。

生父之谜其实影响艾瑞克森甚深,从知道自己生父并非继父之后,他就追问母亲,向亲戚打探父亲线索,但母亲终究没有说明,也要求亲戚守口如瓶。艾瑞克森从蛛丝马迹拼凑出父亲约略的轮廓,却没能得到直接答案。在接受安娜的精神分析时,艾瑞克森谈很多生父的问题,安娜鼓励他把对父亲不确定性转化为积极作为,而不是直接去寻找生父。当初艾瑞克森之所以进入精神分析专业,有一个原因是被佛洛伊德深深吸引,艾瑞克森觉得他优雅且带有艺术特质,是理想的父亲形象。这样对「父亲」的追寻直到一九三九年开始渐渐转向。

这一年,他得到美国国籍,把自己的姓名改为「艾瑞克.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英文名字中的「H.」是他继父的姓氏(编按:「H.」指「Homburger」,在此之前,他的名字是艾瑞克.汉堡格〔Erik Homburger〕),而在父亲名字加上「son」则是指「某某人所生之子」的意思。他说:「我将自己命名为艾瑞克森(艾瑞克之子),我将成为自己的来源(父亲)」。

移民美国对艾瑞克森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他相当景仰美国文化,并从中获得顿悟,认为美国是民族大镕炉,是一新兴国家,美国的单一国家认定是从它自己本身创造、生成而出的,而关键在于国家的自我如何熔成一个理想形象。

用写作代替旅行

一九五〇年,艾瑞克森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童年与社会》(Childhood and Society),这是集结他过去曾发表与未发表的多篇论文改写而成的一本书。内容包含各式各样的案例,艾瑞克森以「认定」这个主题贯穿各章,也提出他最着名的理论——「生命週期」的八阶段。当然这本书经过长时间酝酿的,许多论文其实是他一路思考的过程。他从临床个案资料、儿童研究计划、人类学研究资料甚至是电影及历史人物传记分析等如此多元的方法与来源撷取的想法,其实都扣住他自己关心的主题——「自我认定」——回答他从小就面对的困惑。此书出版数年之后,艾瑞克森也成了知名人物。

从第一本书之后,他喜欢上写作,并投入许多精神,因为他发觉写作帮助他做自我统整,包括将精神分析与人类学田野分析结合,将治疗师与社会科学家结合,并将他艺术与临床的能力结合,所以在他的众多身分中,他最喜欢作家。但更重要的是,他不需要再旅行流浪,去寻找有感觉的地方,在写作中,他得到方向与安慰。

长出声音与力量

一九五八年,艾瑞克森出版了《青年路德》,他藉由研究宗教领袖马丁.路德,探讨像路德这样面临认定混淆与挣扎的问题的人如何能走过心理困境,并找到力量,甚至影响了大历史的发展——这当然也是艾瑞克森自己殷切想解答的问题。路德如同艾瑞克森一样都在寻找有力量、有智慧的父亲形象,路德的父亲希望他学法律,之后进入政界一展雄心获取成就。一开始为了不违背父亲,路德顺从了,所以十七岁进大学,二十一岁以最高荣誉获得文学硕士。但同一年他却在暴风雨中发愿进入修道院,因为他内心有另一股拉扯的力量,对宗教怀有极端关怀。

艾瑞克森认为从路德二十一岁进入修道院到二十八岁听到塔中的「启示」为止,中间经历了自我认定危机,其中最重要证据是他二十三岁时在唱诗班的发狂昏厥。艾瑞克森认为,那是路德正经历混乱与挣扎的状态,并力图从中寻找意义,就好像正站在十字路口般。在过程中,他反叛了父亲、反叛了教皇与德皇。最后他终于完全信任与认定全知全能的上帝,并且不带羞怯地直接与祂沟通。他找到自己的力量,顺从自己的使命,自信地说上帝不需要仲介者,并挑战官僚制度与仪式,最后造成了宗教革命,开启了新教伦理与西方个人主义传统的精神。

艾瑞克森惊讶于路德强烈而自我肯定的声音,透过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化解了自我认定危机。透过对路德的探索,艾瑞克森也得到答案,他找到自己的声音与力量。之后艾瑞克森受邀在海德堡大学的佛洛伊德百年诞辰纪念会中演讲,他与其他几位世界重量级的精神分析家同台,在自己的出生地,在德国总统面前,他突然听见自己在麦克风前的声音,感受到内在的力量。随着《青年路德》的完成,他与传统精神分析的不同之处更清楚地彰显,他脱离了佛洛伊德,走上自己的路。

一九六〇年,艾瑞克森至哈佛大学任教,他对一般大学生授课,很重视与大学部学生的关係。所以他的课经常有一五〇至二五〇人选修,而且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大四生修过他的课。许多学生觉得他优雅迷人,更多的学生视他为精神导师,因为和他接触与谈话,能得到心灵满足与特别经验。对他们来说,他像是一个理想的父亲,也是一个智慧的长者。艾瑞克森和学生强烈的联结,来自学生们对他的认定,也因为他协助他们寻找自我认定与方向。

追寻自己的真理

艾瑞克森重拾自己的力量后,开始把注意力从个体较内在的自我转到外界的政治、社会与世界局势,并表现关怀与批判。艾瑞克森从一九六四至一九六九年花了五年时间研究,出版了另一本重要的书《甘地的真理》(Gandhi's Truth: On the Origin of Militant Nonviolence),此时艾瑞克森已步入老年,从他的理论来看,他自己的生命建构只剩最后一阶段,即统整自己的生命与价值,所以这本着作可以反应出艾瑞克森更深层的自我统整。

整本书从甘地生命发展的铺陈,叙说他出身贵族,青年时到伦敦学习当律师,原本一心想成为有知识、有修养的英国人,后来即便成为律师,仍发生被羞辱与歧视的事件,而终于明白自己不可能成为英国人,并因此被激发而投入种族运动。艾瑞克森想要讨论的重点在当时中年甘地带领纺织厂工人进行抗争的过程,他要探索甘地所追求的「沙特亚加哈」(Satyagraha),沙特亚加哈是印度文,意思指不断地去追寻与实践真理,也就是说,艾瑞克森要探讨甘地如何在带领抗争行动中,实践自己的真理。

有趣的是,在写作过程中,艾瑞克森一度写不下去,因为他在资料中看到他从小崇敬的偶像居然有瑕疵。他看到甘地对週遭亲人的莫不关心与霸道行径,让他震惊。后来他写了一封长达二十五页的「给甘地的信」,透过与圣人的对话,讨论了人类根本的问题与价值,并表达了他对其作为的感觉。他在大学课堂上读出这封信,并将之放入这本书内。这样的转折是有意义的,因为他从探寻甘地的真理,进而说出艾瑞克森自己的真理。这样的统整让他后来能在总统邀宴、着名的杰佛逊演讲以及其他可能的场合,表达他对人类与社会之关怀,并且对当代世界于科技、官僚与战争极端发展,但却在道德上空虚,作出批判。经过长久的探寻,他形成且说出了自己的真理,并把真理的力量使出来,成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与预言家。

艾瑞克森于一九九四年辞世,九十几岁的生命几乎和世界一起走过二十世纪。也许艾瑞克森的生命并非最完美,就像他日常生活能力缺乏、也未见重视两性平权等等,但是他还是相当让人敬佩与认同。他的重要贡献在于能够把「我是谁」、「我来自何处」、「我要往哪儿走?」等深沉而个人的生命问题与心理困惑,整理为一套心理学理论,而这也是看似多元自由但却空虚的现代人共同的集体问题。一方面,专业上他用自己的生命与智慧萃取理论,解答了许多人的困惑,也反映了时代需求;另外在个人生命方面,他也用自己生命去试验与实践自己的理论,走完自己的生命週期,更重要的是他认真面对自己的生命,并用一生来追寻及整合自我。

相关书摘 ►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青年路德:一个精神分析与历史的研究》,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艾瑞克・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
译者:康绿岛
审定:丁兴祥

精神分析与发展心理学巨匠艾瑞克・艾瑞克森,
开创心理、历史与传记研究新局之经典名着!

艾瑞克森因提出「认定危机」(identity crisis)与「心理社会发展论」名响于世,这本《青年路德》是他的奠基之作,也是「心理传记」的早期典範。艾瑞克森用自己开创的理论重新解析十六世纪掀起宗教革命的马丁・路德,刻画了一个苦恼于自己「该是什幺样的人」而濒于崩溃的青年,如何一步步被心理危机推向世人眼中的伟大。

一五一七年,三十四岁的路德公开反对教廷贩卖赎罪券,开启惊天动地的宗教改革。在艾瑞克森眼里,这是路德「自我认定危机」的跨越,这个跨越撼动历史,引领众人渡过时代集体的危机。这说明了,心理学研究无法将个人与所处的社会、时代切割,而这本书,也可谓跨越史学与心理学的开创性鉅作。

一如路德对天主教会的叛逆,撰写本书时的艾瑞克森也正在脱离自己出身的正统精神分析,向世人展现他所开创的心理学新视野。传者透过诠释传主自我确立(identity)的过程,同时迈向自身另一次专业生涯的确立,彼此生命交叠,颇有令人玩味的深意。

《青年路德》导读:浅谈心理学巨匠艾瑞克森的生命故事

相关推荐